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禹钧 > 《敕勒歌》随笔

《敕勒歌》随笔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ya)。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说起北朝民歌《敕勒歌》自然要提到著名的玉璧之战。公元54610月,东魏丞相高欢率军围攻西魏在晋西南的重镇玉壁,苦攻50余日,由秋至冬,昼夜不息,玉璧在西魏守将韦孝宽的严防死守之下,始终打不下来。天气严寒,给养困难,东魏军中爆发瘟疫,士卒前后死伤多达七万,高欢心力交瘁,忧愤成疾,最后不得不含恨撤军。此时恰巧有一颗大星坠于军中,将士流言四起,人心惶惶,为使军心不致动摇,高欢不顾病重之身,在露天大营召集诸将宴饮,让斛律金唱《敕勒歌》,高欢亲自和唱。

 

回首小关、沙苑、河桥、邙山、玉璧,东西魏二十年间历经五战,名将殒命,死伤流离。龙战于野,其血玄黄,北方的大地上流淌着太多太多的血,以至于承载不动这南北朝的血色浪漫。斛律金一曲《敕勒歌》引起东魏全军的一片思乡之情,更是唤醒了鲜卑人对昔日草原和平宁静生活的向往。战场之上,牧歌悠扬,一曲歌罢,雪花飘飘,胡儿眼泪双双落,使得三军泪如雨。高欢和唱《敕勒歌》时哀感流涕,心情无可言状,乃至不能自已。神武往日性情深密,终日俨然,人不能测,此时也早已把持不住了。

 

玉璧之战,东魏在占据绝对优势的条件下未能获得胜利,乃至伤亡惨重,最终败北,这个打击对高欢而言实在太大了。高欢虽有扫平八荒之志,但穷其一生,受到西魏关陇军事集团的有力阻击,恶战无数,终不能越黄河潼关一步,力智俱尽,一病不起,二个月后,一代雄杰在晋阳城中病逝。史书记载:此日天降大日食,太阳隐匿了光辉,南北朝的天空又是一片昏暗……

 

玉璧之战是东魏——北齐军事政权由盛到衰的转折点,历史的天平就于此时,不经意地慢慢倾斜了。五胡南北朝,中国分裂了三百个春秋,你方唱罢我登场,蛮族的武运已步入尾声,不久之后即将展现出海内一统的日月重光!

 

昔日的这段历史早已风流云散,如今早已没有了当年的戎马倥偬与刀光剑影,只有这首用鲜卑语传唱的《敕勒歌》经过汉族文士的润色转译为汉语,载于书帛而流传至今。《敕勒歌》乃文化融合的典范之作,堪称是中国文学史上最优秀的田园牧歌,空旷、宁静、浑厚、雄健、质朴无华,苍凉而又欢快,不加修饰,由至简而至美。莽莽而来,自然高古!

 

敕勒川,是个好地方,以阴山为屏,以蓝天为帐,以大地为席,以野草为毡,微风拂过,河水微澜,牧草低垂,天上白云朵朵,四野牛羊成群,这一番景色勾起了无数人的草原情怀。这种向往,穿越时光,岁月远去,江山不变,一晃飞千年!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