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禹钧 > 三国并不如烟•解读诸葛亮的人事布局(为政篇)

三国并不如烟•解读诸葛亮的人事布局(为政篇)

     永安托孤与摄政之谜

 

三国时代,共有五位领军人物,曹操、刘备、孙权、诸葛亮、司马懿。曹操平定北方;孙权立国江南;刘备定鼎汉川;诸葛亮振兴一时善政;司马懿开创三国一统。这五位超世之杰,都处在时代的制高点上,推动了历史前进。他们顺应时代潮流,在惊涛骇浪之中,犹如“弄潮儿向潮头立”独领一代风骚。三国五杰之中,诸葛亮无疑是最受后人关注的一位人物了,有关他的各种争议也是最多的。

 

有人说诸葛亮不善用人,所以造成了蜀国后期人才凋零的局面,这个观点对不对呢?历史上真实的诸葛亮并不是小说中那个手无缚鸡之力,坐着太平车,挥着羽毛扇,口吐莲花,羽扇纶巾,运筹帷幄的儒雅军师,这个形象是士大夫心目中的诸葛孔明的形象,与真实的历史是有差距的。《三国志》记载:诸葛亮好梁父吟,在隆中时自比管乐,身高八尺,容貌甚伟,有英霸之器,逸群之才。按照史书的记载:诸葛亮是一个身材魁梧,自负甚高,毅力过人,才干非常,极有霸气范的政治领袖。其实,我并不太认可《三国演义》中那个“多智近于妖”四平八稳的摇扇军师,倒是很欣赏《三国志》中那个真实的诸葛武侯,这才是一个真正能够掌控全局,压得住台面的重量级人物呢。

 

诸葛亮是一位具有双重性格的“政治劳模”,既有儒雅之气,又有英霸之资。他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权无大小,令由己出;政无巨细,事必躬亲。可以说,诸葛亮是能臣也是权臣,是贤相也是权相。诸葛亮在物质享受上,澹泊明志,宁静致远;在追求事功上,功名心极重,权力欲极强,同时在做事上,诸葛亮还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因此,他的权力从不轻易下放,赏罚之柄要自己掌握,大事也不轻易假手他人。对诸葛而言,行使权力就是从上至下树立权威的过程,因此要做到察知于细微,防微于杜渐。大政治家要有微操作的态度,既能治近也能治远,既能御上也能御下,必要时要越级干预细节,要破格提拔可用之才,这样才能保证决策能够落地,权威能够扎根,羽翼能够丰满,根基能够稳固,事物之微量变化也可在掌握之中。当然诸葛亮这样做,其结果也就只能亲自操刀笔处理繁琐公务,军中罚二十军棍以上,都要亲自过问,案牍劳形,无事不操心,终日汗如雨下。这种行为与政有益,与人的身心则无益。因此,在“放手”与“不放手”之间;在“自决自为”与“他决他为”之间;在“战略指导”与“业务控制”之间;在“循级管理”与“越级指挥”之间,关键是要掌握“时机”与“尺度”……

 

读《三国志》发现一个比较特别的现象,周瑜、鲁肃、诸葛亮去世的时候,子嗣都非常的小。周公瑾三十六岁去世之时,二子一女还未成年;鲁子敬四十五岁去世的时候,仅留下腹遗子鲁淑,父子二人一死一生,阴阳相隔,不能不说是人生憾事;诸葛亮的独生子诸葛瞻生于建兴四年孔明南征凯旋归来的那段时间,古人四十六岁得子,已是很大的年龄了,所以瞻儿既是独生子也是老来子,到建兴十二年,五十四岁的诸葛亮去世之时,诸葛瞻才八岁。周瑜、鲁肃、诸葛亮与妻子儿女都是聚少离多,一生中绝大多数的时间都是用来处理公务,可谓受命于危难之际,夙夜在公,谈不上有什么完整的家庭生活。所以说,黄夫人也好,小乔也好,都爱上了一个不回家的人……

 

 

呵呵,作为同时代的人,诸葛丞相跟那个妻妾成群,有二十五个儿子,十几个女儿,“革命生产两不误”“即开花,又结果”的曹丞相,自不可同日而语了。诸葛与曹操官位相同,志望、操守、作风、行事不同,自然后世评价也就不同了。作为现代人,我们不赞成大权在握的军政高官就应该为了国事而牺牲家事,但是在一个纷纭烦扰的非常之世,能做到公而忘私,有国无家,淡泊宁静,谋国谋天下,而不为自家谋,这难道不是很值得敬佩的吗。

 

在中国历史上,诸葛亮是第一个进行财产申报的高级官员。在主政之初,诸葛亮上表后主:“成都有桑八百株,薄田十五顷,子弟衣食自有余饶。至于臣在外任,别无调度,随身衣食,悉仰与官,不别治产业,以长尺寸。若臣死之日,不使内有余帛,外有赢财,以负陛下。”诸葛去世之时,如其所言。诸葛亮身居高位,子弟都过着耕读的生活,犹如当年在隆中之时。在他的表率下,后继者蒋琬、费祎、姜维都为官清廉,蜀国吏治较佳,官风较好。真是“其身正,不令则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自古以来,当官就别想发财;想发财就别当官,鱼与熊掌兼得,不干不净,权财兼有,必然误国误身。如果一个政权,不能使官员树立正确的功名观,就必然会使官员坠入到私利的陷阱中去。“功名”与“功利”这是跷跷板的两端,一端上浮,另一端就要沉沦……

 

周瑜、鲁肃、诸葛亮都是江北士人中的翘楚,他们立足于江南建功立业,就如同诗人屈原在《橘颂》中所赞扬的“绿叶素荣”“青黄杂糅”的桔树一般。他们“受命不迁,生南国兮”“深固难徙,更壹志兮”横而不流,可参天地,真可谓“丈夫处事兮立功名,立功名兮慰平生”。说实话,在曹魏集团的文官武将中,还看不到有这样“忠勤”与“德才”兼备的人物。正因吴蜀两国有如此的将相,才能够定国南方,建基立业,扶危定难,以小博大,成三足鼎立之势。自古至今,大到一国家,小到一团体,没有一批栋梁之才的助力,在激烈的竞争之中,是很难做到兴业兴邦,兴盛于一时的,即使是逆势崛起,也必是张力不足,后劲不够,决策难以落实,基业难以托付,其势也不耐久。在政治、军事、商业竞争中,实力不如人,财力不如人,资源不如人,人才也不如人,就只能落得必败之局了。

 

 

刘备兵败猇亭后,将诸葛亮召至白帝城,托以身后之事。永安托孤是蜀汉政体上的分水岭。永安托孤之前,蜀汉政体是实君虚相,大权在刘备手里;永安托孤之后,蜀汉政体是虚君实相,实权归于诸葛亮。刘备临终所言“如其不才,君可自取”“自取”的含义非常丰富,包括了各种可能与选择,不单是废立、也不全是取而代之,而是赋予诸葛亮全权,刘备明为托孤,实为托国。妙在“自取”这两字,刘备是将国家最高抉择权给了诸葛亮,这本身就可引发后人无限的遐想。名义上讲,诸葛亮根据形势做出的任何抉择都是合乎遗命的。这个最高抉择权虽不能用,但恰如一把尚方剑,而尚方剑贵在不用而产生的威慑之效。蜀国因此确立了以诸葛亮为核心的领导机制。

 

刘备是饱经磨难,阅尽沧桑,历经大起大落,大成大败的一位政治人物,在识人方面,睿智通达,通晓世情,身后事也看得也较通脱。永安托孤之时,刘备把话直接挑明,也并非是耍弄权术的试探之言。因为,此时把话说到位,开门见山总比遮遮掩掩,闪烁其词地防范托孤大臣要更高明。这就犹如“禁果效应” Forbidden fruit effect伊甸园中的禁果,你越不让人吃,就越会有人想吃,你让人去吃,别人反而不去吃了,从心理学角度讲,人们会因为禁止而更想得到,西谚所言“禁果格外甜”Forbidden fruit is sweet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另一方面这也印证了人们追求的往往是“允许拥有”而不一定是“实质拥有”。刘备托国,可谓仁至义尽,诸葛获得最高权力之后,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冒大不韪,把自己放到火上去烤的,前提条件是,后主刘禅循礼自律不与诸葛亮的治国权威发生抵触。刘备自然也想到这层,遗诏中特别提到“诸子与丞相从事,事之如父”。这是对实际政治关系的划分,也是双方亲情的约定,其目的在于使君权规避与相权的碰撞,如果发生宫府之争,诸葛亮即使想做周公都做不成了。陈寿在《三国志·蜀书·先主传》中称赞永安托孤“君臣之至公,古今之盛轨也”未免有点拔高;清人赵翼盛赞刘备“千载之下,犹见其肝膈本怀,岂非真性情之流露”也未免有些过誉。唯有,胡三省所言“自古托孤之主,无如昭烈帝(刘备)之明白通达者”可谓中肯之论。

 

刘备临终前为蜀国设计的政治蓝图中,刘禅相当于国家元首,诸葛亮相当于政府首脑。君权依托相权,且服从于相权;相权来源于君权,又在制约君权。“王在相下”“相在法下”这是蜀汉的国本。诸葛亮绝不允许有人挑战这个国本,更不允许在自身之外再产生一个权力中心。而同为托孤重臣的李严就很不明智了,刘备对诸葛亮是既托孤又托国;对李严是只托孤未托国。诸葛亮为正职,是摄政;李严为副职,是辅政,自然不可类比。刘备安排李严辅政,一是因为李严富有军事经验,可以在军事上辅助诸葛亮,二是稳固荆襄集团与东川集团的政治联盟,李严作为东川集团的代表,可以在荆襄、东川、益州三个集团中起到平衡示范的作用,但蜀汉根本大权还是掌握在作为荆襄旧部的诸葛亮的手中。李严不明此理,不是较劲就是暗中捣乱,最终被诸葛亮废黜也是自寻其辱。不废李严,蜀国政局有可能会形成两个权力中心,难保不会出乱子。诸葛亮去世后,李严悲伤过度的说:“诸葛亮不在了,自己也不会再被起用了”其实,就是诸葛亮不死,也不会再用他了。诸葛亮对李严的态度是既放纵又防范,犹如《春秋左传》中的“郑伯克段于鄢”最终将其拿下,也是有套路可循的。

 

当年,诸葛亮南征归来,李严在信中劝他“受九锡,进爵称王”。诸葛亮知道李严不怀好意,表面捧杀,其实是将自己置于众矢之的,来信的字里行间也颇有对自己掌权的讥讽之意。诸葛亮给李严回信道:“吾与足下相知久矣,可不复相解?吾本东方下士,误用于先帝,位极人臣,禄赐百亿。今讨贼未效,知己未答,而方宠齐、晋,坐自贵大,非其义也。若灭魏斩,帝还故居,与诸子并升,虽十命可受,况于九邪?”(志·蜀书·李严传,裴松之注)这封信一是揭露李严,二是驳斥李严,三是故意气李严,言外之意,我诸葛亮建功立业之后,没有什么不敢享受与不应该享受的待遇,我让你李严在旁边看我建功立业,你生气捣乱也白搭……

 

一封回信,小文字,大手笔,短短数十个字,就把诸葛亮的性格勾画的淋漓尽致,精彩之处,超过了罗贯中的《三国演义》。我们看到的不是一个在演义中被神话的诸葛亮,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真实的人。从这封信中,我们不难看出诸葛亮的情义、担当、秉持、性情与霸气。真不愧是一个能够镇得住台面的人物啊!

 

有人因此上纲上线说,诸葛亮是个野心家权臣,想加九锡,当皇帝。如果说,掌权柄,建功立业,孔明从来都是当仁不让的,他的德才志望也配得上他的权力,但与那个“若天命有归,吾愿当周文王”拿黄袍当内衣穿的曹操相比,野心差的太远了,野心家对自己觊觎的东西,从来都是只做不说的。如果硬说诸葛亮是个野心家的话,我倒是挺喜欢这样的“野心家”的,这样的“野心家”多了,我看不并不是一件坏事……

        



推荐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