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禹钧 > 对中国铁路市场化经营的若干浅见

对中国铁路市场化经营的若干浅见

2013年对中国铁路而言具有里程碑的意义。具有64年历史的铁道部完成了自身使命,中国铁路实现了政企分离,管理监督职能归中国铁路总局,企业经营职能归属新成立的中国铁路总公司。国民经济的发展需要铁路先行,而体制转轨所释放出的改革红利,也可能使铁路迎来下一个高速发展期。中国铁路面向市场的改革路径已经确定,体制转轨也已先行一步,但经营观念的转变并非一蹴而就。我国铁路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如何缓解经营压力,如何提高企业效率及利润,如何破解投融资的瓶颈,更是一个系统工程,并非一夕可成。在此,我想谈几点对中国铁路建设以及市场化经营的浅见。

 

一、随着97年至07年中国铁路的六次大提速以及高铁的快速发展,中国铁路路网建设,尤其是干线与支线的覆盖,日臻完备,但是地方铁路尤其是三线、四线城市铁路联通线的建设仍然是一处短板。地方铁路建设是未来的一个发展趋势,期间商机与风险并存。东部沿海地区商务资源,工业制造业资源,商业服务业资源发达,新型城镇化基础好,小城镇密集绵延;中国西部地区,人力资源、旅游资源、自然资源、历史人文资源丰富,这些都是有利于地方铁路市场化发展的优势。地方铁路建设项目,是否经受的住未来运营市场的检验,在于其自身能否起到桥梁的作用,以铁道为载体,因地制宜激活地方资源使之与全国的经济需求并网对接。地方铁路建设起到地方经济催化酶的作用,也就获得了最大的社会经济效益。

 

二、车速不是越快越好,高铁不是越多越好。线路规划的前提在于因地制宜的做好地域资源、区域经济与运营市场的分析,在于分出运营层次,在于满足地方经济需求,在于适应人民出行的需要,否则高等级铁路越多,线路亏损也就越多,成本与风险的双重提升,就会形成“高铁”陷阱。运营市场化的前提,在于价格的放开,定价权的放开一定要在市场化之前,而不是滞后。票价的合理性,需要市场与老百姓承受能力的双重检验,尚需渡过市场磨合期,这些都是影响地方铁路收益的关键因素。一个前期规划成熟,运营定价合理,市场前景良好的区域铁路建设项目,非常有利于展开后续的投融资操作。

 

三、刘志军担任铁道部长期间,中国铁路进入“三高”阶段,一是高铁建设速度保持高增长态势;二是高车速,其中包含了诸多未知风险;三是路企的高负债率。公开数据显示,中国铁路总公司注册资金为10360亿元。原铁道部的总资产为43044亿元,负债为26607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1.81%。受体制限制,原铁道部对铁路发展资金的筹集方式主要依靠银行长期借贷,投融资渠道比较单一。企业改制后,有利于打造综合性投融资平台,拓展筹资渠道,优化投融资方式的合理配比,包括像社会募集资金,促成资质优良的铁路企业上市,发行铁路债券,创建国家铁路发展基金,吸收外资与民营资本参与铁路建设,同时也有利于中国铁路在海外资本市场募集资金。中国铁路必将面临从引进消化国外技术到吸引利用国外资本的深度转变。在铁路高速发展的时期,降低企业负债率是很难做到的,但是使投资、债务、收益三者之间达成平衡,提高资金使用率,减低经营风险与借贷压力是可以做到的。

 

四、中国铁路路产资源的盘活。铁路路网的建设与高铁的开通给地方经济发展带来助力,同时也带动沿线、站场土地升值,铁路企业握有大量土地,理应享有因铁路带来的发展效益。促成沿线铁路地产的综合性商业商务服务业开发,盘活铁路地产,拓展投融资渠道,吸纳房地产资金,以地养路,从而使铁路的发展与地方的经济发展达成双赢。对中国铁路而言,这种“种好自留地”的经营方式是最佳的选择,同时也是促进新型城镇化的战略之举

 

 

五、实施“技术走出去,经验请进来”的发展战略。高铁上下游产业链蕴含巨大的市场价值和发展空间,中国高铁走出国门进一步发展,不仅为中国铁路企业,同时也为中国装备制造业带来新的经济增长点。中国已成为世界上高速铁路系统技术最全、集成能力最强、运营里程最长、在建规模最大的国家。未来,金砖五国以及新兴市场国家对高铁有巨大的需求,可谓商机无限。中国高铁建设经验不断积累,已经有一万多公里的高铁网运营经验。中国幅员辽阔,高铁技术适应各种地理、气候的能力强,技术融合日、德、加三家之长,性价比高。不足之处是高铁运营历史较短,技术匹配与技术成熟度,建设管理运营经验,后期技术支持,人性化设计与服务等方面与日本新干线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市场化与人性化,仍然是制约中国铁路增值的瓶颈。

 

国际高铁市场的竞争非常激烈,与日欧老牌高铁强国相比,中国高铁在设计、安全、技术、经验、价格五个方面,真正突出的是价格优势。在招投标中,项目所在国也会将政治因素纳入综合考量。高铁并非是纯商业行为,一国铁路关乎一国战略运输之安全,最近,印度与日本签署了价值120亿美元的高铁合作协议,也不乏有这方面的因素。有不少国家对中国高铁的独立知识产权,核心技术的安全稳定性以及后期技术服务,项目贷款利率与优惠幅度存有诸多疑虑,增加中国高铁的综合感知度,完善品牌意识,是中国高铁实施“走出去”战略,所必须要面对的一个问题。欧洲(法德)与日本,在高铁技术,运营管理,铁路项目融投资,市场化经营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这些经验有些可以为我国所借鉴,有些并不适合我国的实际情况,无论适合与不适合,均可作为中国铁路发展所需的某种经验储备。中国铁路是世界路网的一部分,而拓展铁路事业需要的是一种世界性的眼光与胸襟。

 

中国和谐号CRH2型电力动车组,南车四方生产。

 

日本隼鹰号E7系列新干线高速列车。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