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禹钧 > 恐怖主义的低成本战争与政策性反思

恐怖主义的低成本战争与政策性反思

 

 

巴黎恐怖之夜,法国遭到“史无前例的恐怖袭击”法兰西岛地区在流血,枪击与连环爆炸,四散而逃的人们,尖叫声与惨叫声混成了一片,这种以往在灾难片中才能一见的景象在巴黎上演着,军警与恐怖分子当街交火,似乎那里不再是巴黎,而是战火中的贝鲁特。在世界大都会中,巴黎不是唯一遭受恐怖主义袭击的城市,也极有可能不是最后一个。自911之后,暴恐袭击所造成的悲剧,不仅困扰过纽约,也同样困扰过莫斯科与北京。

 

世界上主要大国,美国、俄罗斯与中国,都遭受过极端恐怖主义之害。现代恐怖主义是人类文明的公敌,这种滥杀无辜的行径与任何文明的价值观均无共同之处。这不是什么弱势文明反抗强势文明之举,那些不分妇女儿童老人,进行无差别攻击的恐怖分子没有任何道义可言,这些家伙是不可原谅的。因此任何试图为恐怖主义作辩护的言辞,任何对恐怖分子的政治诉求进行同情、理解与美化的行为,最终都会助长恐怖主义行径。反恐本身就是一个超越种族、文化、宗教、地域以及政治的概念,没有东西方之分。别国的家门不幸,我们也同样感同身受着……

 

任何恐怖主义行径,都包含着政治目的。应该说,国际社会对恐怖行为的认定没有异议,但是一涉及到恐怖行为背后的政治诉求,由于国家间战略考量的不同,歧义就产生了,这也就有了所谓的“双重标准”。执行反恐双重标准的国家,总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就如同那个想搞“泛突厥主义”对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反恐行动,说三道四的土耳其。安卡拉的连环爆炸案,95条生命的代价,应该让该国政府清醒一些了。不要以为,恐怖分子只会祸害他国,而不会殃及自身。

 

国家间的反恐合作,首先就要将“反恐去政治化”恐怖主义是反人类行为,恐怖袭击挑战人类文明的底线,因此定性恐怖主义,只看实质行为,不问政治动机。如果做不到此点,那么,国家与国家集团间的反恐合作,信息与资源的共享,统一有效的国际配合,都是难以实现的,最后也就只能“各家自扫门前雪了”。这样无疑会给国际恐怖组织预留真空地带,使之钻大国间不协调的空子,得以发展壮大,从而形成一种“反恐越反越恐”的恶性循环状态。有效打击国际恐怖主义,需要密切国际合作才能实现。国际恐怖组织早就形成跨国家、民族与地区的联合了,而国际反恐力量的联合,明显的落后于他们。这就犹如魔鬼们在撒旦的召唤下,正在开巫魔会,而诸神却在沉睡未醒,一场深灾巨难也就不可避免的发生了。法国情报机构——法国领土监视局DST在此次恐怖袭击中的所作所为,就如同是一段沉睡未醒的木头。

 

 

 

 

法国总统奥朗德说,此次巴黎恐怖袭击是针对法国的战争行为。战争必须用战争的方法来应对,所以,法国宣布了国家紧急状态,关闭了边境,加强了巴黎公共场所以及法兰西岛地区的安保,军警几天之内,连续进行了100多次搜查,像掏老鼠洞一样的,搜寻恐怖分子以及他们的巢穴。夏尔·戴高乐号核动力航母战斗群被派往叙利亚海域,对ISIS伊斯兰国进行报复性空袭。但既然是战争无疑就要考虑一个成本的问题,恐怖主义战争与反恐战争是一场不对称的战争,同时也是一场成本不平衡的战争。双方各有各的打法,你用你的航空母舰与巡航导弹,他用他的AK47与人肉炸弹。伊斯兰国犹如当年的匈奴阿提拉大王一般横扫中东,所过无不残灭,而反恐国家应对的是一个来去无踪,隐蔽很深的影子对手。他们混迹于平民之中,他们藏匿于民用目标之内,要将其甄别与定位,需要高昂的综合情报投入。你的目标在明处,他们的目标在暗处,你很难渗透到他们组织的内部,他们可以渗透到你的国土内部。因此,他们掌握着发动暴恐袭击的主动权,使你永远处于高度戒备之中,这就是信息成本及渗透力的不平衡所造成的。

 

这些个毫无人性的恐怖分子认为他们在进行着一场最够本的战争。他们绑架斩首人质;他们掠夺文物获得资金;他们裹挟妇女充当性奴;他们劫持与爆破民航客机;他们在城市进行独狼式自杀攻击;他们利用互联网完成宣传、招募与策划;他们在物色训练第五纵队,以便对所在国发动本土攻击;他们混迹在难民之中前往欧洲,成为安插在西方文明腹心地带的特洛伊木马。显然,他们在利用全球化世界的文明、包容与开放,来达到他们的邪恶目的。

 

跨国恐怖组织实现了信仰的狂热化,信息的网络化,资金的共享化,攻击的常态化,攻击手段的隐蔽化,攻击对象的无差别化,攻击行动上的突然化;以及组织上的领袖化。基地组织的本·拉登与塔利班的默罕默德·奥马尔以及伊斯兰国的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是三大恐怖王国的君主。斩首行动真的有效吗?旧的恐怖大王死了,新的就会产生,而恐怖组织与恐怖袭击还会继续存在,从阿富汗塔利班组织的死灰复燃,自可说明一切。

 

他们制造了恐怖主义灾难,或者宣称对此事负责,向对方政府施压,以便促成灾难国家的内部分歧,同时也吓阻震慑其他国家的政府不要轻易卷入反恐,以便“引火烧身”。或者不出面宣称对此事负责,用阴狠的方式搞你一下,就让灾难真相如马航mh370航班一样的石沉印度洋,谁也不会清楚,这架飞机的残骸为什么会在法属留尼旺岛上被发现。对恐怖组织而言,“潜伏”“集中”“突然”“蒸发”是他们的特点,滥杀无辜是他们的手段,让你摸不着头脑,高度戒备坐立不安,充分的被他们的恐怖行为所调动,从而形成恐怖威慑的常态化效果,这才是他们的目的。他们认为这些“效果”最终会有助于其建立伊斯兰恐怖主义国家的目标得以实现。想想这一想法有多么的疯狂吧,但是这帮家伙们,就是这样思考问题的。

  

法国考虑延长国家紧急状态3个月,关闭边境,城市的高度戒备,对伊斯兰国发动空袭,发动攻势与填补安全系统漏洞,这些无疑需要支付高昂的社会、行政与军事成本,但似乎舍此又无他途。单以空袭而论,戴高乐号航母战斗群,三个月就要花费2亿美元,如果投入地面部队与恐怖组织交战,成本与风险更是难以估量。以目前情况而论,最终解决ISTS不发动地面战争,单靠空中打击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而投入陆军部队,在叙利亚——伊拉克北部的残垣断壁中,进行一场斯大林格勒式的老鼠拉锯战争,美、俄、法无论那个国家,都是吃不消的。恐怖袭击的低成本,反恐战争的高成本,报复与反报复,袭击与反袭击,这是一场双方投入成本极其不平衡的战争。如果主要的反恐大国不能达成一致,那么打击伊斯兰国,也许会成为一场奇怪的空中战争。空地一体战,而地面的那一环就永远缺失了……

 

 

 

 

面对目前的局面,美国与欧洲需要反思什么?美国需要反思的是自身的中东政策。二十一世纪,伊斯兰恐怖主义成蔓延之势,根本在于,中东、北非各政治强人与威权政府的垮台(其中包括萨达姆、卡扎菲、穆巴拉克、阿萨德政权),以及各穆斯林国家在民主化进程初期的混沌化状态,为恐怖主义的滋生与外溢创造了有利的条件。美国的反恐精力已经分散在北非、中东、中亚的广阔地域上无法自拔,每一点上的力量都是不够的,因此,在不想继续投入的前提下,只能采取一种保守的控制性策略。事实证明,用穆斯林的办法管理穆斯林国家是最有效的,在中东与北非不要轻率的复制欧美的民主制度,这样做不一定符合世界的根本利益。毕竟,穆斯林国家的宗教文化与缅甸那样的佛国是不一样的。东亚国家的人民相对温驯,无论有无信仰,都不至演变成事实上的极端行为,穆斯林世界,可就难说了。

  

欧盟需要反思的是自身的移民政策,而不是自身的难民政策。恐怖袭击与难民政策无关,虽然恐怖分子有可能以难民身份潜入欧洲,但是用加强防范与甄别的办法,并非不可控,不要让一粒鼠屎坏了一锅汤,更不能一竿子打倒一船人。国际恐怖组织希望破坏欧洲民众与难民间的信任感,从而形成更大的撕裂效果。在这个关键时刻,包容、理性、公平、共融、怜悯之心与人道价值观是欧洲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不能因此动摇而退步。事实上,恰恰是欧盟以往的移民政策,存有很大的漏洞,才给欧洲本土恐怖主义袭击创造了可乘之机。

 

就以法国为例,其移民政策更倾向于法兰西共同体国家的公民,而那些来自中非、西非与北非马格里布国家的新移民,由于民族、宗教、文化、信仰的不同,历经几代都很难融入法国社会。他们对国家的认同是有缺失的,缺乏对法兰西的感恩之情,却很容易受到他们本民族极端思想的蛊惑,对一个曾经包容过他们的国家与社会,充满了莫名的憎恨与报复之心。在法国本土出生的部分黑人与阿拉伯裔法国公民已经成了巴黎的治安之癌,就即便不发生这次恐怖袭击,情况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法国的移民政策需要向美加澳等新移民国家看齐,不要试图用移民政策来维系一个过时的法兰西殖民体系,不要只看重移民是否来自法语国家,而是要衡量他的技能、知识、诚信以及对法国社会的贡献度,完善移民政策才是应对恐怖主义的正本清源之道。法国总统奥朗德申请国会授权赋予政府一项剥夺法国公民国籍的权力,我想这一权力是有所指的。

 

正如,拿破仑所言“胜利来源于稳固防御之后的大胆反击”反思的过程是修补国家安全系统漏洞的开始,也是一个充分了解对手的过程。只有如此,国际社会在进行一场反恐“影子战争”的时候,才能真正的做到“知己知彼,百战而不殆”。

 

 

  

 



推荐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