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日本裕仁天皇的一生充满了扑朔迷离。尤其是1926年的“即位之谜”与二战之后的“保位之谜”更成为了后人难以破解的“历史谜团”早在1921年,作为皇太子的裕仁,就被官方宣布为摄政亲王,并移居摄政宫,成为了日本帝国实际上的执政者。虽然,日本政府对此解释为大正嘉仁天皇,由于身体原因,不能履行国事,但这一事件本身就是极其不同寻常的。在日本历史上,对于“万世一系”的天皇制而言,从来未有老天皇尚在,太子就摄政的离奇事件。这无异于发生在日本皇室内部的一次“被合法”的宫廷政变,就犹如日版的“斧声烛影”而此事件的本末,恐怕早已尘封于时间的迷雾之中,难为后世所知晓了。

 

在东亚国家的历史上,有个非常奇怪的规律,凡是年号中有“正”的帝王,大都不吉利,像是被诅咒了一样。大理皇帝段素真,年号“正治”后来被逼出家为僧;金主完颜亮年号“正隆”后来遭到弑杀;元顺帝年号“至正”结果丢掉了首都被迫仓皇出逃;明朝正统帝做过蒙古人的俘虏;正德帝划船自己掉到水里淹死了;清朝的雍正皇帝扑朔迷离的暴毙而亡;当历史时针转到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时候,这一恶咒又在日本应验了。

 

 

 1925年长期被“休假式治疗”的大正天皇崩御,菊花王朝的皇位更替,标志着太阳帝国步入了一个新世代。为了迎接这个新时代的到来,日本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隆重的筹备裕仁的登基即位典礼。由百万人参加的庆祝仪式以及盛大的陆海两军阅兵式,彰显了帝国的自信与实力。当日本陆军的步兵、骑兵、炮兵、战车方队通过检阅台的时候;当帝国海军的战列舰高扬炮管,舰载机在航母甲板上划出一个个优美弧线的时候,这部战争机器正匍匐在它的主人面前,体现出燥动与不安,预示出某种不详的“兵戈之相”。这个新兴的东方国家,盼望着强势崛起,为此它正在秀肌肉。日本帝国自信心爆棚,它要蠢蠢欲动,跃跃欲试了。

 

 

 文部省为新天皇确立的年号为“昭和”出自中国儒家经典《尚书》取“百姓昭明”“协和万邦”之意。这个年号乍眼望去,蛮有些文化范,透着那么有学问,但以它为纪年的历史,从一开始就注定了阴谋与血腥。这一切都充满了灰色的调调。

 

 

 对于裕仁这位年仅26岁的年轻君王而言,他的未来以及皇国的命运,究竟要走向何方?他从来就没有真正的深思熟虑过,真是自己昏昏,使人昭昭。1926年日本就这样的进入了昭和时代。名为昭和,和平却成了这个时代的残念,昏昏然的最高统治者,带领着狂热昧势的一亿臣民,一步步滑向战争深渊,走向了樱花般的玉碎凋零。在这个自诩为“百姓昭明”的时代,竟然发生了那么多的兵变、杀戮、战争与流血,充斥了那么多的诡诈、阴谋与背叛;在这个自诩为“和悦万邦”的时代里,日本一步步同人类文明相对抗,最终使他们所标榜的“王道乐土”变成了“一片焦土”。

 

 那么,在日本发动战争的过程中,裕仁天皇究竟要承担什么样的历史责任呢?在战后,由于诸多方面的原因,这一问题一直未有明确的说法。而来自日本官方的主流声音总是强调:“天皇是虚君,不承担实际政务,天皇热爱和平,战争爆发是违背陛下初衷的”那么,裕仁天皇的初衷,究竟是什么呢?我们只需要看一下他在1932年(昭和7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后,颁给关东军的嘉奖令,就可以很清楚的知道了。

 

 御制嘉奖令全文:

 

满洲事变勃发,关东军基于自卫之必要,果敢神速,以寡克众,迅速发兵征伐,凌艰苦,冒严寒,勇战力斗,拔除祸根,驱除暴戾支那军,完成警备任务,宣扬皇军威武于中外。朕深嘉其忠烈,尔等帝国将士各坚忍自重,以确立大东亚永久和平之基础,有厚望焉!

  

这封嘉奖令说的再明白不过了。这就犹如流氓无赖,在别人家里耀武扬威,舞刀弄枪,打架斗殴,最后总能得到爹妈的及时夸奖。事先的放纵、紧随其后的鼓励与支持,事后的认可,并将侵略成果合法化。这就是裕仁天皇对军国主义的态度。也正因为如此,“二二六兵变”“东方会议”“田中奏折”“满洲事变”“全面侵华”“太平洋战争的爆发”这一系列历史事件,也就环环相扣,如行云流水了。对裕仁而言,一切都如他的那份“终战诏书”一般的冠冕堂皇。  

 

1989年(昭和六十三年)17日,裕仁天皇在东京吹上御所崩御。在东京都早春二月的蒙蒙细雨中,一百多个国家的元首与政要参加了裕仁的国葬,美国总统布什夫妇应邀前来。战后四十四年的时间里,日本与美国从敌人成为了盟友。日本经过战后的经济腾飞,重新成为了西方七国中的一员。价值观的趋同与国家利益的纠葛,使得西方世界最终放弃了对这位已故的日本最高统治者的追责。对欧美而言,每年纪念二战的活动,似乎只与德国有关,日本与意大利成为了被忽视的被告。

 

1989224日,已故日皇裕仁的翠华辇(灵柩)在众多执事神官的簇拥与引导下,驶入了东京都八王子市的武野藏陵,陵门缓缓关闭了,此时此刻,长达63年的昭和时代就在斜风细雨中终结了,这段历史留给后人的是一连串的迷云、谜团与迷思。昭和时代对日本人而言,是一个大起大落而又大开大合的激荡时代,但在日本,很少有人会真正的总结这段历史。日本国史馆中昭和馆的陈列冗永漫长;靖国神社前的人流熙熙攘攘;历史教科书中的释义文过饰非。这就是日本,一个珍惜传统,面向未来,但在灾难到来之前,从不进行深刻反思的国度;一个号称与世界文明并进,但在风雨兼程中,从来不蓦然回首,也不知要走向何方的国度。

 

这就是日本,它的态度十分暧昧,它的历史令人困惑;它的未来使人关注······

 

话题:



0

推荐

王禹钧

王禹钧

21篇文章 1次访问 4年前更新

文史作家,时评人,国际政治战略问题研究者。对政治、经济、军事、战略、文史哲、国学等社科知识,涉猎广泛,主要研究政治史、军事战略史、文化史及现代国际战略,擅长写人文历史、政治军事、国际政治战略方面的评述文章以及相关策论。注重文以载道,经世致用,发皇古义,融会新知。善于以文论政,以文论军,以文论策,以文论略。出版过文集《煮酒记》《醉沙场》。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