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禹钧 > 中国足球如何走出困境

中国足球如何走出困境

2018俄罗斯世界杯,亚洲球队虽然不能走的更远,但是离世界强队之间的距离正在逐步缩小。韩国2:0首胜德国,日本则在02年日韩世界杯后再度闯进了十六强。这证明了东亚顶尖球队的足球水平有了显著的提升。而在此之前的世界杯赛场上,亚洲球队更多的时候,只能沦为任人宰割,给人送分的配角。如今,这一切正在慢慢发生改变……

 面对近邻的成就,同属东亚的中国足球应该如何走出困境,确实值得深思。私下以为,中国足球应该做好这几件事:

   一、 提升足球涵养,打造足球文化,提高足球运动的普及率。以人口比例而言,中国无疑拥有世界上最多的足球爱好者,但是球迷的数量,并不意味着足球涵养与文化可以自然地产生。在中国受场地、资金以及各方面条件的制约,足球属于非普及运动,喜欢的人多,会踢的人少。在国内爱好足球的人,组织一场足球赛并不容易,甚至说是一件奢侈的事情。而南美与现代足球的发源地英格兰,足球已溶入血液,已经成为了当地人的生活方式,他们的生活中离不开足球,就像中国的老年人离不开街舞与散步一样。这方面的差距,也许意味着发展的空间与努力的方向。质量蕴含在数量中,要想精选出一批上好的西瓜,首先要拥有一大片瓜地,这就是“寓军于民”。

二、做好基础性工作,尤其是青少年球员的物色与培养,青少运动的水平代表了足球的未来。这一点我们要向德国学习,德国足球拥有世界上最完善的青少年培训体系,对德国足球界而言,这是绵绵不绝的源泉。少年强则国强,这句话用在体育上也是适合的,足球是年轻人的运动,本次世界杯上19岁的姆巴佩惊艳亮相,就足以证明这一切。在中国所有的优质资源都用于商业气息很浓的职业联赛,大家为了钱去踢球,基础性工作没有人愿意去做,那是个苦差事,不出成绩,甚至于成绩为人所得,因此打基础是费力不讨好的。所有人都想争台上的一分钟,而不愿意付出台下的十年功。只想收获,不想播种与耕耘。当短期变现,成为普遍意识的时候,中国足球便失去了长远预期。

 所以应该改变我们的评价体系,祛除“功利足球”的影响,将资源向基础基层倾斜,磨刀不费砍柴工,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从娃娃抓起,让足球财富增值。一步一个脚印,足球之路没有捷径可走。要想“做到功成不必在我”首先不能忘记,当初栽树的那个人。

 三、中国足球在技术风格上,需要寻求一条适合自己的路径。日本向南美技术型球队学习,以传控、渗透,战术配合取胜;韩国作风硬朗,速度快,有对抗能力,以能拼而著称。这两支球队发展路径明确,技术特点鲜明。中国足球的特色在哪里?发展路径究竟应该怎么走?这是一个几十年悬而未决的问题,应该说还在徘徊与不断探索中。我想这是一个战略性问题,不解决这个问题,中国足球难有化蝶之日,而一旦选定了正确路径,就要增强定力,贵在有恒,坚持走下去。坚持正确的,就会有成绩。

 四、国际交流也是中国足球有待改进的地方。中超聘请了不少顶尖外援,有一些外援在世界杯上还有不俗的表现。中国球员应该在外援的身上学习经验来提高自己的技战术水平,而不是简单地当一个配合的工具。在这方面,俱乐部应有自己的考量与定位,球员也应该有自己的借鉴提高计划。交流是双向的“请进来”必然要“走出去”在“走出去”方面,受多种因素制约,中国球员参与世界顶级联赛的经历非常匮乏,整体处于地位徘徊。“请进来,走不出去”这成了中国职业联赛与职业球员的困局与症结所在。而日韩足球与国际高水平赛区的联系之路更为广阔。日韩的很多球员都在欧洲踢球,遇重大国际赛事召回,经过短期集训,代表国家队参赛,因此无论是竞技状态还是经验,都处于较高水平,这叫“寓兵于外”。

 

五、综合提高执教水平,选聘国家队主帅,要有严谨的态度、科学的标准、公平的程序、透明的过程,以及民主评议(征求公众意见)。我们一方面要向世界学习先进的执教经验,拓展眼光与国际资源,另一方面也不能过分迷信洋教头的神奇作用。从施拉普拉,霍顿、米卢、卡马乔、阿兰·佩兰到里皮,谁也没能使中国足球走得更远一些,当然这并非否定了国际名帅的价值与付出。我只想说,培养本土教练的作用同样重要。选定中国国家队主教练,除了名气,执教经验、成绩与水平外,更重要的是对中国足球的理解与谋划(短期与中长期的)。

 国家队主帅决定了今后一个时期的足球方向,具有指导意义,不能蹉跎复蹉跎,选帅不求名气,但求适合,可以把节省下来的钱,做一些基础性工作,以待将来。巧妇难为无米炊,足球重要的是传承,国足主帅,打万国牌并不能达到预期。

 六、有些领域,足协有优势,有些领域,俱乐部有优势,要把管理方、参与方的优势统合到一起,该足协去做的,足协担当起来,该交付市场的,则交付市场。中国足球需要有一个清晰的统筹计划,分工明确、责权清晰,对接合作,向着一个目标上下同欲,携手而进,这样才会有明确的未来。

推荐 1